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数据

听发小讲他当年人狼大战的故事营养

2021-01-15 来源:

听发小讲他当年“人狼”大战的故事

当年的一场狼口夺猪之仗

平生

前不久,回北京遇到了我的发小。

几十年不见了,他还那么风趣,还那么健谈,我们在一起整整黏糊了一天。

从小学二年级说起,什么做矿石收音机呀,什么推铁环、抽”呀,什么过队日上景山打游击”呀,什么骑着自行车满胡同乱窜呀,什么穿着球刀冰鞋在北海、什刹海滑冰呀…

什么复课闹就近上中学,一次在操场上跟人家打架呀…两个花甲之人,越说越兴奋、越说越激动,思绪穿越了时空,把我们带回了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的那小学、那中学,那懵懂少年的情怀。

中午到了吗,老哥俩找了家馆子,点了几个菜、要了一瓶酒,边吃边聊,说起了当年新兵连的艰苦生活,说起了紧急集合、实弹演练,说起了老连队的趣人趣事儿,说起了那知青与支书斗智斗勇,说起了七三年冬季连队野营拉练走了,他为了保卫连队的猪,与狼群的人狼大战

那真实的故事,恐怖的情节令我不禁对他肃然起敬,也让我对故事中狼的狡猾和凶残既感叹又毛骨悚然…

老同学说,因为施工需要,团里让他们连去烧石灰。于是他们连200多人搬到了大黑山脚下的一个小村庄。

小村庄百十来户,居住的比较分散。几百口子,靠在人均不到一亩的山坡地上种些玉米、高粱、大豆勉强度日,家家户户都比较贫寒。

因为大黑山很高,村里的人见太阳比较晚,所以他们起得也晚;因为大黑山很高,所以太阳下山早,冬天下午多钟,天色就渐渐的暗了下来。

那个年代,村里晚上哪有什么文化生活,天黑了家家户户早早就关上了门。老百姓生活拮据,买点灯的煤油都困难,所以,关上门时间不长就熄了灯上了炕,整个村庄死气沉沉漆黑一片。

夜深了,虽然屋里屋外都是黑咕隆咚的,可却是两个世界。屋里是,白天抓,晚上促生产”就那点炕上文化”造就得,家家户户都有五六个孩子茁壮的成长起来。

屋外成了动物世界,狐狸和狼群在山岗上的呼嚎此起彼伏,渐渐的呼嚎声由远而近了。

这帮家伙进村了,忽闪忽闪的绿光”就像坟地里的磷火”在四处飘荡,它们大摇大摆的走街串巷,熟门熟路的闯进老百姓的庭院,钻进猪圈羊圈扑这个咬那个,弄得个村庄鸡飞狗跳彻夜难眠。

做“文号”文章 地标产品和非GMP企业产品自从2006年6月30日后在市场上禁止流通以来

往往这个时候,村里的大人小孩都吓得够呛,听任那帮在外面糟蹋。曾经有人出过一个主意,就是在狼群闹得厉害的时候,为了不让狼群进村,把病入膏肓的老牛或骨瘦如柴的猪捆在村外的木桩上,供狼群晚上享用。

然而,时间不长这招就不灵了,哪有那么多的病入膏肓的老牛、猪啊,万幸的是还没出过人命。

他们连去了,小村庄热闹了起来。

白天,一群当兵的手握风枪,当当当”的在山体上打着洞钻着眼儿,清脆的声音在山谷里回荡。过后不久,轰轰轰”接连不断的声震的大地摇晃。

紧接着,人们拿着铁锹,推着小车,开始哗啦哗啦的除渣啦。

烧石灰的窑前,运石灰的车辆马达轰鸣来往不断,骡马车的赶车人甩着响鞭。

晚上,发电机昼夜不停的响着,村里的有些街道装了路灯,连队的宿舍灯火通明。

狐狸和狼群被声吓跑了,跑的好远好远,夜晚再也听不到恐怖的狼嚎了,据放羊老汉说,在他放羊的方圆二十多里内,他就再也没有遇到过狼群。

有人说,连队进村的那天,那狼群就在不远的山坡上往村里看着,也许它们知道,这群人来了,它们今后的好日子再也没有了。

渐渐的,人们不再惧怕黑夜,吃完晚饭后大姑娘小媳妇结伴而行,有说有笑串门的多了起来,小村庄显得有生气了。

渐渐的,人们不再惧怕狼群,家家户户开始养鸡、养羊、养猪了。

每天早上,太阳出来后,那些小鸡仔、小羊羔和小猪娃们,在空场上到处追着跑着跳着,鸡鸣狗叫的好不热闹。

大黑山靠近辽宁,冬天冷得不得了。

每年十月底,工程兵部队就不施工了,到十一月中旬大地就冻得梆梆硬了。

从十一月中旬到来年的三月中旬是工程兵部队的冬训季节,指战员们要么进行队列、射击训练,要么进行野营拉练。每当这时百度怎么修改算法都离不开三个必要条件:内容、链接、用户体验。,机器声、声,汽车的引擎声就消失了,大黑山、小村庄恢复以往的平静。

发小说,那年,根据团里的安排,他们连要外出野营拉练十天,因为他有严重的胃溃疡又是司务长,所以,连里让他带领七八个老弱病残留守在村里,并责成他们喂好连里的二十多头大肥猪,待连队拉练返回时杀一头二百多斤的改善生活慰劳大家。

那天,全连二百多人举着红旗,背着背包、扛着枪,冒着风雪出发了。

连队出发后的三四天,他们生活得很平静,早饭后,他带着几个人在宿舍周围清扫积雪整理卫生,还有两个人挑着泔水去喂猪,随后就是打下棋,他们吃了中饭玩,吃了晚饭玩,一直玩到熄灯,一夜相安无事。

然而,他们谁也不知道,危险正在一步步向他们走来。狼来了,狼群在一步步向他们靠近…

那天深夜,凛冽的寒风席卷着漫天大雪向小山村袭来,熟睡的人们被一阵阵低沉的狼嚎声惊醒,时间不长,连队的猪圈就炸了窝,并伴随即title标签。标题标签的内容是对页主题的概括着一阵阵杀猪般的惨叫。

发小他们也听到了猪的惨叫声,但还以为是猪因为寒流抱团取暖发生了争斗,所以,也没起来去看看。

一夜风雪过后,第二天早上晴空阳光灿烂,早饭后,两名战士挑着泔水去喂猪。

他俩刚刚走进猪圈,其中一个就吓得连呼带叫、连滚带爬的跑来向我的发小报告。

我的发小跟着那个战士来到猪圈一看,只见五六只猪微睁双眼死在猪圈里,那幅惨状事后好多年还在我的发小睡梦中出现。

经过清点数字他们发现还少了一只,便寻着雪地上的血迹找了出去…那洁白晶莹的雪地上,殷红的血迹好长好长,在血迹的尽头那头二百多斤的大肥猪只剩下了一具白森森的骨骸。

村里的人们听说了,都跑来围观,几个老汉看着雪地上密密麻麻的狼足迹,心存恐惧的说:完了,看样子是那帮干的事儿,那群狼回来啦…

连队的猪被狼咬死的事在村里传开了,人们又恐惧了起来…

我的发小回到宿舍,召集七八个人一起商量如何保住连队的猪不再受到伤害,争取打几条狼向连队有个交代。

他们在猪圈对面搭了一间简易房,安了三个强光灯,将两只冲锋枪、三只半自动步枪集中起来,天天守在简易房里边,准备在夜间伏击狼群。

这狼也是够聪明、够狡猾的,咬死了连队的猪以后,二天之内就没有再出现。

就在第三天,人们以为它们不会再来的时候,它们却又在深夜悄悄的出现在猪圈。

天快黑的时候,远山的雪地里十几个在快速地向这边移动。

它们来了,但却没有直接去猪圈,它们一个个趴在小山坡,白汽从它们张着嘴和鼻孔里喷了出来,它们不停的转动着头,观察着周围、观察着猪圈。夜幕降临了,两只狼悄悄地溜下山岗直奔猪圈,它们低着头慢慢地跑着、嗅着,似乎想发现点什么。

此时的猪圈静极了,似乎猪们感觉到了死神已经降临,死亡正在向他们步步逼近。

不一会儿,从山岗上又下来一只狼,三只狼围着猪圈转啊…转啊…突然,它们同时钻进了同一个猪圈。顿时圈里就大乱了起来,只听猪在圈里飞快地奔跑着、躲避着、惊叫着…

扑通”一头猪跳出了圈的围栏,紧接着它又发出一阵阵惨叫,我的发小大声喊到:开灯”话音未落,三只强光灯同时照亮了猪圈。

只见两只狼各在猪的两边,用尖牙咬着猪的耳朵,同时发出阵阵咆哮声,固定着猪行走的方向。

另一只狼则趴在猪的背上,它的利爪已经深深的抠进那头猪背部的皮肉,它用自己的尾巴狠狠的抽着那头猪的。

只见那头猪,耳朵和背部流着血,嘶叫着向狼给它规定方向,向着死亡挪动着。也许是那三只狼被突然出现的情况惊呆了,也许是它们的眼睛被强光致盲了,就在它们的一瞬间,我的发小果断的扣动了冲锋枪的板机。

只听哒哒哒哒哒哒”十多发子弹打了出去,只见两只狼应声倒下,另一只嗷”的一声向黑夜逃去。

倒下的狼剧烈的抽搐着,不一会儿便僵硬了,山岗上的其它十几只狼目睹了这一切,也飞快地在黑暗中消失了…

我的发小告诉我,那几天他紧张的睡不着觉,甚至是恐慌的睡不着觉。

因为,人们都说狼的报复性很强,他从心里害怕那十几只狼回来找他们算账。

好在连队两天后就i回来了,那一劫算是躲过去了。

据老乡们说,那十几真正做到用心为用户服务!公司拥有最专业的页游戏运营团队只狼确实回来过,它们在山坡上恶狠狠的看着远处的猪圈,一个个向着天空伸直了脖子,哀号了许久才怏怏离去…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猪圈

猪圈一般指农家养猪养猪用的有遮棚的围栏或空地。猪圈:是猪八戒内的论坛,猪友们可以在猪圈内发帖讨论交流威客心得,可以向官提出建议,也可以在猪圈内推广介绍自己和自己的人才铺,并可以看到别人的一些任务动态。该书带着半自传体小说,描述六、七零年代落脚瑞典南部Ystad的芬兰劳动阶级移民家庭,由长女Leena的观点来看经济拮据的父母如何在新环境中为生活打拚,时而在生命无情的激流里挣扎,时而向命运低头,靠着酒瓶寻求短暂的恍惚慰借。

阴道炎的危害有哪些呢
四平治疗白癜风哪家好
绥化治疗牛皮癣哪家好
友情链接
海口房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