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政策

秋收之后节能

2020-10-19 来源:

秋收之后,几乎每天,一早起来,随便些热饭吃了,父亲与母亲分别拿着钢钎、洋锹、手锤、锄头、扛石板的木杠与及绳索,到石板寨背后的一座岩山上挖石板。若是周末,我便代替母亲与父亲一起上山。因为厢房的山墙已砌好,梁柱椽木已备齐,得准备好盖房的石板。当我代母亲与父亲一起上山时,我还会带上镰刀,以便早晚割捆草喂牛马。常言道:“庄稼无牛空起早”,“有匹好马,当条壮汉”。还说:“马无夜草不肥”。因此,除了吆喝着牛马一起上山后,帮着父亲刨土,撑钢钎,学用錾子轻轻敲松石层,以便撬起石块外,我还得肩负起为牛马准备夜草的任务。虽然秋收之后,田野里有的还堆放着锥形的谷草垛,山地上东一堆、西一堆地堆放着苞谷草。但那时的农村人,若忙于他事,也不在意。因为没想到会被人偷。人们刚从生产队磨洋工混日子的苦水里跳上岸来,都在朝着丰收的方向努力。弟兄多,且大都成人的人家,多会趁犁地翻土的时候,小心翼翼地把地里的石子及其他坚硬的杂物剔整干净,以便来年春天把地改造成田。那时的父亲就曾经梦想着有朝一日,能把大米当成主粮。天天吃上大米饭也是我们小时候的梦想。村里人家,大多数都是勤劳的。希望一年比一年丰收的心情,让他们来不及产生损人利己的心思。赶得紧的人家,背也好,挑也吧,早将这些草运到自家前后空地上垒成山一样的垛子,以为牛马备好冬料。秋天,虽然遍野的草已失去了绿色的活力,显得有些沧桑失色,但草籽饱满,是最富有营养价值的时候。所以,忙过秋收,为牛马备冬料的事也就在不慌不忙中进行。割草仍然作为秋天一个家庭的必修课。读书天,早晚除放牛放马上山外,还得赶早抓紧时间割些草把背回家。只不过秋天收割之后,牛马四处可放,白天在外吃得饱,晚上要不了多少夜草,所以秋天里,村里的人们对割草之事,并不怎么注重。人们忙过秋收,歇歇气,再犁田翻地,以备冬种。那时,土地承包到户没几年,田里地头,都等着种麦子。不像现在,大家都从经济的角度打算,到处都种油菜。春里一到,满山遍野一片金黄!

而在那个秋收之后,父亲两头顾。虽然砌房建屋这样的事,是百年大事。不过,父亲比谁都起得早,早早地他就去犁田犁地。干一气回来,热两碗饭吃了就上山打石板。石板生在山上,只要花得起劳力,就不费什么钱,便可取之不尽。虽然石板村有人阻止过父亲说:“山有山主,地有地主,荒山野坝有地盘业主,你来我们的地盘上打石板,起码要讲一声”。但父亲说:“地盘业主是政府,政府还是人民的。说起来我也有一份。用不着给哪个讲。再说,我不论讲与不讲,也不会和你讲。你不当头,不当尾的,难道我会和你讲!”父亲因此依然故我地到石板寨那边的荒山上打石板。

一个周末的早晨,我与父亲分别拿着家什,走过石板寨,赶着牛马走在山腰的小路上,就听到上面相距不到二十米的另一条与我们所走的路相平行的山路上,传来皮鞋铁掌叩地的清脆声音。抬头就看到一个穿着白衬衣,套着中山装的小伙走在前面,后面跟着一位黝黑矮胖的中年妇女。父亲曾教我们这些供货商并不愿意冒险叫他莫大伯娘。但我们嫌这种叫法繁琐,最多就叫莫伯娘。有时纯粹就叫大伯娘或伯娘。除非是我辈该这样称呼的人聚在一起,不得不区分开来时,才叫她莫大伯娘。别看这位莫伯娘个头不过一米四五,虽然看上去圆头圆脸、短脖短颈的。但腰圆臀鼓,脚粗手壮。村与村之间挨得近,经常看到她挑粪也好,收庄稼也好,做起劳力活路来,卖力得很,不比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逊色。正月里,她的男人莫伯去补郎那边车煤,她要送饭、吆喝着牛到河边去接,接煤上路后,看到男人累了,她还敢换男人负责吆喝牛,自己腰一弯,两脚一用力,肩带斜背上,试一试,摆正后,便推着几百斤的煤上路。婆娘强过汉,汉子像软蛋。虽然婚后多年,不见一男半女,莫伯不敢说她半句嫌言。也不知是莫伯作为男人的底气不足,或是什么原因,以至于这村那村,有的男人,在莫伯娘身上得了便宜还卖乖,暗地里让不少人都知道她想生个娃想疯了。所以,当看到莫伯娘跟着个年轻人走到这山上,父亲还以是她装点出来而又会隐瞒的小情人。因此远远地问道:“哎,老伯娘,是你家哪个亲戚么送这么远?”只听得那莫伯娘在灿烂的朝霞中,朗声爽气地笑道:“大耶(大叔之意),是我家大儿子呢!”父亲听后回道:“哦!也是有好多年没有见了啊!”那妇女便快言快语地回道:“是呀,大耶,人家这下有工作喽,在安顺,还是个副经理!”父亲边走边说:“还有出息!这回有这个娃娃是享福了嗬!”那莫伯娘回道:“是喽,他来还给我们买了好些东西来,我还啊他以后不要这样花费,早迟自己也要成个家,我们坐在这农村,又帮补不了他。但他讲他多少不带点东西来心不肯得很!”说着走着,在即将拉开距离时,父亲说:“你家两娘母(母子之意)慢慢地走嗬,我们要往这边山了!”莫伯娘不知对年轻小伙如何低语。那小伙对我父亲说:“大耶,那你们忙着,我就走了,有时间到安顺来家坐,我住XXXX”。父亲回道:“一个不管一个了,小哥走好嗬!”

待母子拐过一道山脊,消失在我们的视野后,父亲口气忽然一转,有点自言自语地说道:“日你妈,要是真有这么个大儿子,早八辈子都不是这个毬样子喽!要生得出来才算!”听得出父亲的充满着山野口气味的话语里,自信之中,却含有看不惯莫伯娘那张扬的虚荣。

同时,从父亲的话语里,我知道这其中必有故事。我想起比我大十几岁的老哥们,说道“皮烟盒”的事,有些闪灼其词。好像这两个字与莫伯娘有关。那时的农村,三十岁左右的男人,如会抽叶子烟,大多会买个两公分高,直径十二公左右的阴阳相扣的皮烟盒,然后将自己种出来编成串晒干的叶子烟,剪成节,装上一盒,带在身上。打田犁地,栽种收割间稍事休息的时候,或者在挑草担的路上歇气,周末上场卖粮,守候的时候,多会从腰上扯出竹烟袋,装上一袋,舂碓火机一打,一番吞云吐雾后,好像很解乏似地又继续做着、守着。要是几个人不管什么情况下聚在一起,或蹲或坐,他们还会将皮烟盒递来递去轮流转。你抽我的,我抽你的。时间长了,父亲想出了歪理。说这皮烟盒像一个很随意的女人,哪个人都可以尝一尝。谁知父辈年岁相当的几个人,因为父亲说出这样的话,便将这作为父亲的绰号了。后来知道,父亲之所以想到这,就是因为这位莫伯娘才如此“灵感”的。据说,莫伯娘夫妻婚后多年未育。对那些她看上的强壮的已婚或过了三十还未婚的大龄青年,要是她看上,就会想法设法地以小卖殷情和风韵犹存的姿色借种。听有些年长的老哥吹,他们有好几个人,在饶仓岩洞,在山谷深草岩脚,在黄昏的古屯墙内,在防泥猪的看守草棚里,都成了莫伯娘野合的对像。他们暗地里还说那婆娘还有点味道,可惜不知为哪能样,这个整去,哪个整来的,还是不见影响。他们说这话时,看着我脸红,问我是不是想了?我说想啥?他们说想那事。其实,十几岁的我,还真感到一种朦胧的心动,听他们说着,身下悄然有一种灼热的异常暗涌,朦朦胧胧的,并不怎么强烈。但却暗想,我怎么不会遇上这样的好事呢?要是遇上,也许这样的体验别有一番滋味。这样想的时候,一位老哥仿佛看透了我的心思似的说:“叫你快点长大你还不!你要是现在长大了,就会遇上这样的好事。可惜你小了点,不会遇上这种好事!”听了这位老哥的话,我的脸一下子红了,还真恨自己为什么不一下子长大?如今想来也真滑稽可笑。

女人心生妒忌的话,大多是很深的。看着另的女人一结了婚,不到一年,就一个接一个地生儿育女,好强的莫伯娘,总是相信自己有这个能力,恨自家的男人没得出息。婆娘强过男人的人家,男人底气不足,在别人面前连头都抬不起,自信就无处可寻。长此以往,事情当然会越来越遭。身体相对瘦弱的莫伯,也许是自己没有能耐吧,在家当然作不了莫伯娘的主。只晓得埋起脑壳做活路,其他的事,就算天垮下来也不管。于他而言,到也省得清静。而莫伯娘,无论在家也好,在外也吧,做事风风火火。说话高声大气。谁要是惹恼了她,咒骂起人来,狂风暴雨似地!其实,莫伯娘表面的做作,是想用这种强势堵住人们的口舌,维护自己可怜的自尊。毕竟她这样的人,参“乱条”(说坏话)的人多。面对这样一个媳妇,公公去世后,她年迈的婆婆面对懦弱的独生儿子,自然不敢吭声。于是便任其所为,让她在这个家里充当主角。

提到他的“儿子”,据知情的父亲说,其实是这么回事:“文革”前,莫伯娘夫妻,因为结了婚七八年都不会生,就到安顺孤儿院接这小伙来当儿子养。据说来的时候已有五六岁。正是上小学的年龄,来后,年把多的时间,也就到村里的民办小学开始读书。生话到十一二岁上,临近小学毕业,因为从山上吆喝那头大水牛回来,正遇莫伯娘用一口半旧的大铁锅喂猪。这铁锅,要是有哪家婚丧娶的话,还会洗干净来用作炒菜锅。本来她家喂猪是有个石料猪槽的。但时间久远了,在移动猪槽时不注意损坏了。所以就将就这锅煮猪食。煮一锅喂两顿。煮好猪食后,先用只木桶舀上大半桶的放着,将就抬锅里的猪食喂猪。没想到,入冬之后,天日短了,事情也不多了,赶场回来比较早的莫伯娘,早早地就给猪喂食了。不想这田地里卖力的牛,把这猪食当着美味佳肴了,一进院门,便一股劲地冲向猪槽,两角顶开那头架子猪,埋头对着猪食大吃特吃起来。小伙子搞慌了,忙提着吆喝牛时用的棍棒去打牛。可这牛正吃在兴头上,哪容这小伙如此阻拦?乜斜起脑壳甩向小伙子的同时,不经意间,一脚踏进铁锅里,这用了不知多少年的铁锅便粉身碎骨了!作为家里一件值钱的东西,就这样给毁了,那个年代,作为父母,哪怕是因亲生儿女之故,也会非打即骂。这位母亲,本来就是个善于骂街的泼妇。谁要是惹火了他,她就是个不骂到一佛出世,二佛升天她就不会罢休的主。结果,这从孤儿院接来当养子的小伙,在莫伯娘脾泡火肿的打骂之下,还被关在家外。邻居说,始终不是自个身上掉下来的肉,不懂得怜爱。她小脚细手的婆婆边唠叨边走向堂口门,却被还在生气的莫伯娘大声阻拦道:“老妈,你不要管他,我看他咋做!”就是这一阻拦,脚从此改变了这个名叫石关的小伙的命运。所以父亲在听到莫伯娘说那小伙是她儿子的响亮的话语后,暗地里说:“好B意思讲,整人家哭龙撒滴地去涮盘子(到饭店寻吃客人残羹剩饭),过讨口要饭的日子。今天娃娃长大了,懂事了,有工作了,回来看看,要是有脑筋的人,自己那脸还不晓得搁在哪点?还这样高声大气的,怕人家不晓得?自己不会生才去接人家来养,接来又不会待承。这种婆娘,是老子的话,早都一脚踢到木浪大河去喽!莫菩萨心肠也真是菩萨得到顶!”

说起莫伯娘,她的泼辣,不少人是领教过的。

记得有一年,暑假里的一天上午,我们到白岩冲(山谷地带称“冲”)割草,她去白岩冲(山谷地带)采猪草。先到山丫口的伙伴,对着山冲路上挑着草行进的我,高声喊着父亲的绰号,显示着他们比我先上到丫口的高兴。结果被这疑心重重的莫伯娘一阵连珠炮似的痛骂,骂得高兴得发狂乱咸的小伙子悄声哑气。当我也到了丫口时,听年纪大的说,喊我父亲绰号的国强简直是砍竹子遇竹节了。并劝国强说,以后最好不要这样乱喊,一则是一家人,喊大人的绰号不礼貌;二则,这婆娘经常爱到这大山冲里来,说不定还会再惹祸。好在她不晓得具体是哪个。要是晓得的话,天都要造翻!泼得你一家人不得安宁!所以私下对她的议论,大多是几个玩得合心的人,才会悄声谈上几句。而且大多会左顾右盼,小心隔墙有耳。

自从山丫口事件年,年龄上下不大的伙伴之间,爱把大人绰号作代号的陋习便在这不经也是倾注了最多情感的地方意间改变了。可见这位莫伯娘是何等的泼辣!那一次,当我们歇够了气,从山丫口挑起草担子起身后,她的骂声,从谷底骂到另一侧的山丫口,不但一路骂上来,而且坐下来还唾沫飞溅地骂个不停,以至于我们快到家了,还听到她骂声不绝。

记得一年春节,本来就共一所学校的两个村组织一场历时三天的球赛,参加过对越战争王大碑,不知为啥惹火了她,大正月间,她硬是摆好砧板,烧起香,在球场边上边砍边骂,挨刀你、背时你、砍脑壳你,枪打你、炮焅你……接连骂四五个小时不停嘴。而且,除了夜幕降临,球场上已无人影,自己骂得无趣无味,悄悄回家外,硬是连续骂了三天。王大碑一早起来,整早餐吃了后,便提个保温水壶,泡上一瓷缸大树茶,就到球场上去做些准备工作。只要大碑一到球场,莫伯娘也就很快出现,骂声接着又起。口干了,就喊卖蔗干的小贩削上一根递给她,然后边嚼边继续展示她骂街的本事。害得莫老伯一个人在家愁眉苦脸地做这做那,暗叹不已。莫伯娘不管过不过年,对于骂人,她像上了隐的隐君子,一日不骂,似乎很压抑,全身不安逸,每个毛孔都会冒烟似的。王大碑呢,该吃就吃,该喝就喝。吃饱喝足,出人头地了参加打球外,便坐在球场边无所无谓地看打球。当听到她骂得自己歇嘴的时候,王大碑又“督”她道:“破母狗,骂不到啦?有本事再骂下去嘛!”接着骂声又起。“杂种、私儿,你以为老娘怕你呀!我就是要骂!骂得你过不了年,骂得你家破人亡,骂得你妻离子散,骂得你坐车,车翻,坐船,船翻,骂得你痛痨病死,骂得你上山倒坡死,爬岩倒坎死,骂得你喝酒倒茅厕死……”王大碑闷了半天,不知如何忽然想起几句话来,不阴不阳地回道:“老破母狗,个个都是杂种、私儿,只有你不是,你是全寨人养的!是‘公儿’呢!要有本事的才有私儿!有的人不要讲私儿,连私女都不得一个!”这一激,她骂得更凶,更起劲,更泼辣!以至于裁判都非常生气。因为哨笛的声音仿佛是在她的叫骂声中挣扎。然而又怕惹火烧身,所以只得鼓起两腮,使劲吹哨。可五大碑的话,莫伯娘好像听得很清楚,因此与日俱增骂得起劲!挨刀、背时地骂了一通不说,还站起身来,像斗红了眼的鸡一样,朝五大碑所在的方向唾沫飞溅地狂轰滥炸……直到她上气不接下去,才又坐下去。而王大碑又操她几句粗话,更深地激她一下。她又一下子从小板凳上弹起来,怒气冲冲地故会重演!直到第三天下午点,在微微的寒风中,王大碑再一次猛激她,她气得手指王大碑,涨红了脸,想骂也骂不出来时,突然昏倒在地为止。围观的人,男女老少都有,感到吃惊的有之,为其叹气的有之,因此为耻笑的有之,暗地里可怜轻叹的有之。还是她外家在村里,有个亲一点为人憨厚的侄子,见她昏迷过去,分开人群,将她背回她的家去。除了几个好奇的半大娃娃跟着去看究竟外,球场上很快恢复了难得平静的秩序。那些打球的人,好像打得更投入了。莫伯娘被送到家时,正在院里劈柴的莫伯,放下手中的活,抢先一步带路,让侄子将莫伯娘放到里屋的床上,把被子盖上。想让侄子留下吃饭,侄子说叫化子有三天的年,我那会在你家吃饭?说着就走了。那几个半大娃娃脑壳像寻食的鹅鸭一样伸长脖子想看究竟,被莫伯像赶鸡一样的手势驱散开去。穿着疙瘩纽子,背微驼的莫伯,从贫荷包里掏出装叶子烟的塑料袋,裹上一支叶子烟,然后反手从布腰带上抽出一尺多长的烟斗,装上,划根火柴一点,吞云吐雾之间,轻声骂了一句:“狗日的X婆娘,丢人现眼!”这话被莫伯驱散后还躲在墙角的一个半大小伙听到。这话传开后,有的人认为莫伯还算有点男子汉气。

自从莫伯娘被气昏之后,很长时间都没有听到她的叫骂声了。我们还以为她消失了似的,也就在很长时间里,有意无意地期待着她的出现。否则,我们似乎觉得生活中缺少了点什么。然而,从此以后,我们的期待总是被岁月不断地拉长,再拉长……

共 6090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是一部很好的乡村题材的小说,作者用充满乡土味道的质朴文字,把农家妇女的个性写得鲜活生动,呼之欲出。小说故事贴近百姓身边,真实的农家生活,描述得真切而感人,读来有种亲切感。【:上官竹】

1楼文友: 08:12:22 细品小说,宛如走进了农家的日常生活,感受到了浓浓的乡村味道。问好作者,期待更多佳作。 联系:

回复1楼文友: 15:29:14 谢谢老师品读并给予好评鼓励!周末快乐!

鹤壁治疗白癜风专科医院
上海白癜风医院哪家治疗好
百色治疗白癜风方法
友情链接
海口房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