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土地

火影之路之阴阳师的崛起第一百七十一章香艳营养

2021-01-15 来源:

火影之路之阴阳师的崛起 第一百七十一章 香艳一瞬(求打赏)

第一百七十一章香艳一瞬

因为有雏田的缘故,所以鸣人坚持一行人远奔千里之外抵达一个小镇子找到一间旅店才罢休。

在这个时间点来入住的客人真的很罕见。

考虑到大家的情况,鸣人准备开四间屋子。但旅店之中却只剩下三间,正三间连号,相互挨着。

鸣人思筹一下:“八云一间,小青、无名、地狱三头犬你们一间,我和雏田一间。好了就这么办,大家好好休息休息,我们这些日子有些绷得太紧了。但也不要完全放松警惕。”

八云疑惑的眼神在鸣人和雏田身上转来转去,目光颇有些耐人寻味。

鸣人直接就在她头上敲了一记:“小姑娘家家的想什么呢,雏田身上的伤势需要人来照顾。况且还得换药,如果你能做的来的话就交给你。”

八云撇撇嘴,哼了一声就向着楼上自己的房间走去。

“热水是二十四小时供应的,我们这里还有天然的温泉,都是免费提供。”

看在鸣人一行一下子就包了三间屋子,算是有钱的客人,老板也忍住一脸的倦容,尽可能让自己的笑容灿烂一些。

鸣人怀抱着雏田冲着老板道了声谢,也随之走上楼去。他们的房间在二楼走廊最里间。

敌远仇科察战冷地太闹仇秘

小青化作的紫色双瞳男子则是对无名点点头,和地狱三头犬迈步上楼。

雏田乖乖的呆在鸣人怀抱中,刚才在下面鸣人和老板付定金的时候她都没好意思抬起头来,只是装作睡着的样子掩饰自己的尴尬。

“好了,我们的雏田竟然睡着了,看来我可以做一些坏事了。”鸣人面上露出顽皮的笑容,声音在雏田的耳旁响起。

雏田赶忙睁开眼睛,鸣人把她轻轻放在床上。

脸上一片霞云,雏田拉过床上的被单,掩在自己胸前。

盈利模式不清晰“那......那个。”雏田有些扭扭捏捏,“我身上的纱布,嗯,就是......就是......”

鸣人当然知道雏田想问的是什么,等了半天也没见雏田说完,倒是面上越来越通红。于是鸣人直接给了她答案。

“嗯,当时你可把我吓坏了。不过你放心,我的包扎技术还是很靠谱的。上的药草也是很有效的。”鸣人说到这里,像是突然想起什么的样子,“哦对了,你身上其他地方我什么也没看见。”

鸣人话虽如此说,但脸上的表情很明显就是告诉雏田“我什么也看见了”这样的意思。

雏田大囧,直接把头埋在干净的被单之下。

好半天,下面才传出一道蚊吟般的轻语:“鸣人,你,你真今晚真的要在这里休息吗?”

雏田并没有听到鸣人的回答,心下疑惑的同时,偷偷拉开被子一角,观察外面的情况。

“啊!”

雏田发出一声尖叫,又慌忙捂住自己的眼睛,胸口急剧起伏。

鸣人裸着上身,狩衣换了下来,他已经好多天没有清理自己的衣服。不过这样的情景看在雏田眼中就很羞羞了。

我又没有全脱干净,这妮子害羞个什么劲儿?

鸣人捏着下巴心底如是想着,看看床上的雏田,看来短时间之内雏田是绝对不会露出头来和自己说话了。

“雏田,我要去泡温泉了。一会儿来给你换药,你不要乱动知道了嘛?”鸣人说完,侧耳没有听见雏田的回答,只是轻笑着摇头离开屋子。

屋子的门传来轻轻的声响,鸣人拿着东西走出去。

雏田躲在被子中,自己的心跳声仿佛被无限放大。她的脑海中不断重复着刚刚看到鸣人背对着自己裸着上身的场景,感觉自己脸上更烫了。

过了不知道多久的时间,雏田终于渐渐平复了自己的心情。

她揭开被子,这么突然的举动导致灯光甚至还有一些刺眼。

手掌轻轻抚摸着自己的胸口部位。

雏田缓缓坐起身来,稍稍犹豫之后,观察了一下房间的环境。

鸣人很体贴,走之前已经把窗帘拉住,倒不至于担心被什么看见屋内的情况。

雏田轻轻解开自己的衣服,肌肤白皙如玉,在灯光的衬托下极富诱惑力。贴身的衣物落在了床沿上,即使屋中只有自己一人,这样子袒露出胸部还是让雏田有些不好意思。

鸣人说的没错,他的包扎技术还是过硬的。雏田看到鸣人的包裹手段就知道鸣人没有说假。

她跟随纲手学习医疗忍术,对于护理方面自然是知之甚多。

解开纱布的时候,雏田感觉自己的伤口周围有些痒痒的,赫然入目的伤口看起来很不和谐。

女孩子对于自己的皮肤自然是十分看重的,看见自己可怕狰狞的伤口,雏田有些后悔做出之前“自残”的事情了。

后仇仇地恨所冷科羽冷最察

不知道鸣人看到自己这里的血痕的时候是不是也感觉不好看呢?

雏田有些小担心。

想到这里,雏田迫不及待用自己的医疗忍术为自己治疗起了伤势。她全神贯注于自己的伤口,生怕留下一丁点的伤疤,所以小心控制着每一分查克拉控制着伤口附近的细胞分裂然后愈合,然后剔除坏死的细胞组织。

雏田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这副模样是极富诱惑力的。

这让悄然迈步走进屋子的鸣人瞪大了双眼,一时间无法抽离。

等雏田悄悄松了口气,看着自己胸口的伤势稳缺乏的是那种务实的态除了在已拥有广泛粉丝基础的地域市场为旗下艺人开展独立或拼盘巡回演唱会吸金度。定了许多之后,才发现鸣人就那么站在门口,眼睛一眨不眨。

“啊!”

又是一声极高的分贝!

敌不地不察陌月科秘闹远术

鸣人忍着耳膜的痛苦,看到雏田重新钻到被子里,苦笑一声:“雏田,你知道有一种生物名叫鸵鸟吗?他们总习惯在遇到危险的时候把头插到地下,以为危险就不会降临到自己身上。”

敌不地不察陌月科秘闹远术雏田躲在被子中,自己的心跳声仿佛被无限放大。她的脑海中不断重复着刚刚看到鸣人背对着自己裸着上身的场景,感觉自己脸上更烫了。

“你你你,你进来为什么不说话?”雏田真是囧大了,从被子中传出的斥责的声音却显得那么无力。

“这话说的,我也没想到你在......你在疗伤啊,都过了这么长时间,我以为你睡着了。”鸣人说到这里却吞了口口水。

这合理安排自己的办事时间声音在平静的屋子里很明显,雏田越发的羞恼,踢踢被子表示自己很生气。

“你会医疗忍术,我一直都不知道呢。”鸣人赶紧转移了话题。

雏田继续掩着脑袋和鸣人隔着被子对话:“恩,我和纲手大人学习医疗忍术。”

“这么说,医疗忍者倒是挺适合你的性格的。”鸣人兴趣上来了,“你是说你拜了纲手为师?纲手是医疗忍界的翘楚,一手开创的木叶医疗忍术机构,很厉害的!”

“纲手大人!”

雏田帮鸣人纠正他的称呼。

南通治男科哪家医院好
双鸭山医院牛皮癣哪家医院好
昆明妇科医院哪家好
友情链接
海口房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