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要闻

诸天谣第二百二十一章以一敌国六

2020-05-09 来源:

诸天谣 第二百二十一章 以一敌国 六

坡路长约三百多米,坡度大约二十几度,不算陡。然而从远处眺望,坡顶比坡底足足高出一百多米,压迫感非常强烈。

从坡下往上走的炽天使,显得非常渺小。

“炽天使……是永恒的神旨体现,拥有无穷无尽能量,用万丈光芒驱散黑暗。他,他,他……”

念叨的人磕磕巴巴,显然连自己都不太相信了。

现代社会,都市中人,有几个相信神灵?

尤其扶桑自古受华夏影响,佛教盛行,基督教的传播困难重重。信释迦牟尼的倒有几个,信耶和华的真很难找出。

被炽天使救下的神父与修女倒是真的虔诚,真的相信,可惜脚程没那么快赶到芳町。

芳町这些人先前被天空的异象震慑住了,心驰神摇,陷入一种狂热氛围。现在异象消失,心中失落,又被凉风一吹,立刻开始向往常心态回归。就像足球场中万众呐喊,最文静的女子也不顾了矜持。事后回想,往往感觉忒奇怪,我那天是怎么啦?

瞧瞧,眼下这种状况就有很多人开始动摇,悄悄问旁边,“哥们,刚才天上好像有一片奇怪的云,我该不是眼睛花了吧”。对方则回答道:“是呀,黑黑的,我也看见了。可能是一片雨云,奇形怪状的。太阳太大,把它晒干了”……

其实,他们并不太相信黑衣蒙面人就是传说中的炽天使,但知道坡顶两个机器人的可怕。那个人该不会脑子有毛病吧。以血肉之躯对抗战斗机器,不是找死又是什么?

雷欧奥特曼,两届世界军事演武的格斗之王,号称拥有十万马力。真实数据没人知道,因为那属于军事机密。

赛文奥特曼,三届世界军事演武的全能冠军。

它们是士兵的噩梦,是无情的生命收割机。

尤其在地形复杂的巷战中,如果没有重武器对其进行密集火力压制,填进再多人也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和它单兵对抗,堂堂正正对决?只有脑子生锈了的人才敢这么想。

雷欧动了。

它足底和膝盖处装有滚轴,从坡顶像汽车一样跪着滑行到坡道中段停止,双手握拳平放在膝盖上,上身直立。

华夏在汉代以前并没有椅子,这种姿势是典型的贵族“跪坐”。老百姓没那么多讲究,往往就会“一屁股坐下”。

这有利于腾出双手喝酒吃肉划拳,却不利于进攻闪躲,本来就不是一个打架姿势。

而雷欧不同。

公路平坦,它利用滚轴趋前退后,比直立行走更灵活。跪坐后把身高从三米降低到二米二左右,方便攻击一米八六的矮小对手。

坡路有五六米宽,双向两车道。雷欧单臂长一米五,上身转动还可以增加一米打击范围。它往中间这么一坐,等于把路彻底封死了。

炽天使并没有避让,始终顺着正中不紧不慢往上走,右手斜执天使之剑。

近了。

仿佛一头小黑山羊正靠近庞大的狮子。

一些胆小的人心脏砰砰乱跳,索性闭上了眼睛,不敢看。

十米……

雷欧毫无反应。

五米……

雷欧一动不动。

三米……

雷欧呆若木鸡。

炽天使的步幅没有丝毫改变,好像不知道面对一台杀人机器,依旧踏上前。

狂飙突起。

下面的动作,是后来研究者们经过慢镜回放才看清楚。

雷欧搁在膝盖上的双拳依旧未动,骨节处却诡异地弹出两片两尺长锋利刀刃,有点像几十年前电影《金刚狼》里的金刚狼。

这两片刀由昂贵钛合金制成,刃口还经过纳米级别处理,锋利无匹。在演武中,切割砖墙如切豆腐。

雷欧比炽天使高了许多,所处的位置也高,虽然是跪坐,搁在膝盖上的双拳却正好与炽天使胸膛平齐。出击的时机把握相当好,在对方右脚刚刚迈出一半还未踏上实地时猝起发难,诡异难防。角度选择也非常刁钻,双刀形成犄角,刺向对方左右两肋。

对人来讲,这绝对属于偷袭,狡猾狡猾的。

但对机器人而言,这只是在无数战术中选择了最优一个。

它们偷袭比人类偷袭可怕得多。当把庞杂信息归纳整理分析,所有因素全部考虑后制订出的精准计划,绝对一击必杀。

炽天使应该未想到雷欧的双拳竟然弹出了双刀,天使之剑刚刚扬起一半。或许他以为机器人将挥拳相向,预备一剑斩断其胳膊。

但雷欧得到的信息也有误差。知道对方反应快,却不知道会快到这种程度。

超越人体极限的神奇一幕上演。

炽天使还未落地的右脚瞬间急踏左前方,左胳膊外张,身体接势向左一拧一靠。看上去雷欧的右手刀从他后背透出,其实有惊无险,被挟在了左腋下。

一刀躲过了,还有一刀呢?

匹练般白光一闪,堪堪逼近右肋的钛合金刀被天使之剑齐根斩断。

雷欧作为世界顶级格斗机器人,岂止这一板斧?双刀弹出之时,战斗模式已经开启。右拳猛地回抽,左拳迅雷一般击出。

炽天使退后一步,铁拳贴着胸膛打空。

唰……雷欧右臂横扫。

炽天使足下一蹬,飘退两米,刀刃贴着头顶削过。

交锋犹如电光石火,时间刚刚过去两秒。

炽天使的表现却很奇怪,斜拖宝剑站立,面罩微微起伏,似乎笑对手技止此耳,浑不像才逃出了鬼门关,惊出一身汗。

雷欧折损了一把刀,表现也无喜无悲。当然,丫本来就无喜无悲,身躯侧转四十五度正对炽天使,并没有立即发动第二拨攻势。

这才是它最可怕之处。毫无情绪波动,随时把最新信息录入评估,调整方针,寻找最佳策略,并非一味蛮干。估计丫把炽天使列为了最危险对手,正在测算他的速度,打击力量,兵器威胁程度,甚至风阻的影响,天空一声鸟鸣会不会分散注意力……

炽天使大笑过后,将斜拖宝剑之式改为倒执,提到胸前一扬,那剑凭空消失。

远远望着的人全懵了。

方才没被雷欧一刀洞穿,全仗那柄削铁如泥的宝剑。

把剑丢了,难道要赤手空拳干翻十万马力的机器人?当然不可能。难道想投降?机器人可不收俘虏,没有缴枪不杀这概念。

再说,那把剑去哪儿了呢?

炽天使跺了跺脚,冲向雷欧的左侧。速度并不太快,左拳击出,带出一圈光亮。

原来,他真的是,要打一场拳击!

哦,上帝!

天下竟有这样的疯子,敢和机器人对拳,比拼力气。

山坡下跌碎了一地眼镜。

雷欧不愠不火,颇具大将风范。左拳迎上,干净利落。

当……

巨大的金属颤音传出好几里远,袅袅不绝,好像打铁。嗯,本来就是在打铁。

雷欧滑退出一米开外。

炽天使蹬蹬蹬连退五步,脚下坚硬的柏油路面一节节碎裂。

双方对峙,都不说话。

人群隔得太远,有望远镜也看不清楚。

那这次不含任何花巧,纯粹以拳对拳,以力对力的较量,谁占了便宜?

貌似,看不出来呀。

后来,有好事者评论。

雷欧退的距离短,只不过是因为块头大,足有两吨重。炽天使退的距离长,是由于体重太轻,目测不超过两百斤。

纯粹用力量来进行横向比较,就非常清晰了。

横田冈当初一拳在钢板上留下半寸深的拳痕,而雷欧号称十万马力,打穿一寸厚钢板不费吹灰之力。

炽天使与横田冈在松涛馆对拳,力量并不能碾压对方。

所以,雷欧的终极蛮力应该比炽天使大,却也因此吃了大亏。

因为它材质不如人家。

比方说你力气非常大,抓着一个刚出笼没多久的软馒头去打女同学,人家随便一粉拳就可以把馒头打爆。

雷欧最犀利的武器之一,合金钢拳头就是那个悲催的馒头。不幸撞上了炽天使焕发拳罡的铁拳,被打得坑坑洼洼瘪进去,转动不了,似乎连纯钢骨架手腕都被折断。

但它无所谓。

反正不晓得痛,战斗力也没有下降多少,还在作冷静分析。

炽天使这回却不给时间了,猛扑向前,快得连身形都看不见,钢铁堡垒外围骤然缠绕一圈黑云。

噼里啪啦一阵乱响……

大约三、四秒后,炽天使突然跳出战团退出了一丈多远,掸了掸身上尘土。那意思貌似,没劲,懒得跟你玩了。

轰隆,雷欧奥特曼仰天倒地,两只胳膊耷拉着。膝盖始终弯曲,就没站起来过。

山坡下大部分人看傻了。我靠,居然真的干翻了机器人!

少数人率先反应过来,有的喊“快跑”,有的叫“再打”。吵吵嚷嚷,比当事人还急。

很简单,人如果被打成这样子,估计就不行了,机器人则一定会战斗到底。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雷欧的样子颇为凄惨,就像一只八条腿腿被掰断的大螃蟹,挣扎着想要坐起来。同时,它双肩悄无声息裂开,赫然探出两个黑洞洞枪口。

炽天使并不着急,悠闲地抬头看了看。

说时迟,那时快。天空出现了一条白线,天使之剑从天而降,扎透了雷欧心脏,将其生生钉回地面。

雷欧奥特曼跟人不同,指令中枢在心脏位置,那才是它的罩门死穴,小小的脑袋瓜只起采集信息作用。

原来,天使之剑凭空消失,是被抛去空中了。

炽天使早就计算好了一切。

对拳只不过出于好奇,逗它玩呢,要杀有千百种方法。

众人都有点麻木了,仿佛在观看好莱坞的超级英雄大片,小小喧闹后就恢复了平静,等下一个高潮。

威震军界的战斗机器人仰天横躺,胸口汩汩冒出青烟,却死而不僵,脑袋兀自转个不停。

因为它躯体极奇宽阔,炽天使走过去后一脚踏上,似乎想伸手拔剑,却冷不防脚下冒出好大一团电火花,吓得往后一蹦,就像一只大猴子。

噗嗤……许多为他揪了一把心的少女破涕为笑。

雷欧漏电了,却也难不住炽天使。一跃而过拔出剑后,继续往坡上走,仿佛闲庭信步。

那上面,还有一个。

谁是猎人,还很难讲。

坡顶的赛文奥特曼冷冷瞅着,待他进入一百米范围立即双拳伸出,火力全开。

雷欧与赛文都很厉害,但前者重在冷兵器,后者重在枪炮。

像赛文拳头上的四个指关节,随时能变成四个高速机枪口。穿甲弹威力之大,简直可以媲美小型火炮,同德川端明在松涛馆射出的手枪子弹有天壤之别。

扶桑军方的良苦用心也昭然若揭。

万众瞩目情况下,让机器人用冷兵器把炽天使干掉是再好不过的了,打破无敌神话。如果不行就撕下面皮,无所不用其极。

碎石乱溅,硝烟腾起。

火中,炽天使在跳舞。

黑色的身影不再连贯,而是忽左忽右,忽东忽西,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但总体轨迹却是蛇行向前。

赛文的头颅急促摇摆,节奏却总慢半拍。往往捕捉到炽天使身影一排枪打过去,他又出现在另外地方。

当双方距离接近到三十米时,机器人似乎抓狂了。八个枪口通红冒烟,进行无差别扫射。

坡道被打得坑坑洼洼变成了麻子,路旁的树冠簌簌折断。

然而,没有用,做什么都没有用。

黑影陡然加快了速度,从弹雨中一穿而过。

赛文根本来不及侧转身,只见剑光一闪,脑袋瓜从脖子上掉落,骨碌碌滚下坡。

无头苍蝇乱飞,无头的机器人彻底疯狂。旋转身躯作环形扫射,子弹斜飞天空,也不管打不打得到了。

炽天使懒得啰嗦,唰唰两剑斩断了两只铁胳膊,再补上一脚。

倒霉的无头无臂机器人像一截被削光溜的木头往坡下飞翔,摔在十几米外又滑行翻滚一段,叮铃哐啷撒落一地零件。

远远可以望见它背上还有两管火箭筒,一个黄色罐子,估计装的不是毒气就是压缩可燃气体,可惜来不及施展。

两个神魔一般的机器人,就这么被简简单单干掉了?

众人无不倒吸一口凉气。

军人们面无表情,可从他们惊恐的眼神看得出内心的颤栗。

在天上的云团消散后,灵异感觉也随之淡化。大家的惯性思维回归,都下意识把炽天使当成一个空前强大的人了,却没想到他会强大到这种地步。

他娘的,这还是人吗?

但再强大的人也不可能击败一国军队,尤其在这么大摇大摆不躲不藏情况下。

德川康不是吃素的,山坡后还藏有大杀器。

炽天使看了坡下一眼,消失在坡顶。

聚集此地的无-人机原有一百多架,乌央乌央像一群燕子盘旋。被云团“吓”得簌簌掉下一批后,剩下的七八十急忙追赶。

但三公里的距离实在太长了,信号接收不行。大部分无-人机被迫悻悻返航,只有十几架成功越过了坡顶。

石嘴山白癜病医院
中草药灯盏细辛什么性质
昆明白癜风
友情链接
海口房产网